霜水千·隺鸟不更·鹤.

=鹤/霜水千/鸟/隺
听着二泉映月写智障短文:D
负债累累时常挖坑不填,慎fo。
站的cp基本都会产粮,目前主混D5。
cp洁癖比天高,站定了就不吃其他的,拒绝安利cp。
裘前是命不拆不逆拒绝强塞他俩相关的其他cp。不管怎样裘前在我心中都是NO.1!!!!!!!
冷cp专业户✌️

是个时原吹(跟着小声bb

(老鹤咕咕还自闭)

【裘前】萝拉小姐的日记

*私设养女萝拉·艾利斯

*(大概)是现pa

*连载否?如果想估计得排到很后面写xd所以,直接一篇把所有东西都写完就不吊着你们胃口了👀✨

*众所周知,老鹤很短

——


2月14日

这是我被dad和father收养的第二年,因为father同意我只要坚持写一个月的日记就给我买MP4。


萝拉·艾利斯,我的名字,虽然我和father姓,但要知道,在床上,他才是下面那个。


或许让两个男人来抚养一个女生有些不妥,但如果他们只要晚上少做些剧烈动作,就算dad把我那头辫子染红也没什么问题。说到这个,并不是我和father一样对脏辫有什么特殊感情,这只是他们在从孤儿院里把我领出来不久后讨论“是把我头发染红还是绑脏辫”。


原因是,金发怎么看都和他们不像,father想让我们看上去更像一家人。


不得不说,绿色绑带配上金色脏辫还挺好看的,dad的审美也许并没father说的那么糟糕。


其实本来让我来写日记,我是拒绝的,碍于今天是情人节,dad的眼神实在太吓人,如果我继续待在客厅估计会被这个暴躁的人禁食一周的糖果。


说到我dad,这个和我抢糖吃的混蛋。


他除了在迎接我60-的成绩时会笑着直接帮我签上字而不是像father那样分析一波错误这点比较好之外,简直不是个人。


谁见过父亲与女儿抢糖果抢母亲(或者说…另一个父亲)的爱抢电脑玩甚至晚上为爱鼓掌的声音响得震天还不克制点。


是的,裘克,我的dad,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应该庆幸当时father选择了牺牲自己的身体保住我的发色。


差不多了,我已经听到外面father发出的一些所谓“少儿不宜”的声音,睡觉吧,趁dad还没开始上头说骚话之前。




3月14日

行吧,我承认写日记能让我更加舒服一些,我已经坚持写了一个月并且拿到了father的奖励,照理说已经可以停下,不过,继续这样记录他们的生活似乎也蛮好?


今天的天气也很好,dad和father到现在都还没回来,god…等会我还得去给他们开门,鬼知道这俩人什么时候回家。




6月1日

Yes,今天是儿童节。


father给了我一颗崭新的篮球与球鞋,父女间的默契,他和我一样都喜欢这些体育运动。


dad给予了我许多糖果与几块蛋糕,那一刻我真的激动的想要去亲一口我伟大的dad,要知道这是多么难得的事——他竟然没把给我的糖果吃光。


太快乐了,就算father和dad晚上再吵也没关系,甜食与运动万岁!




6月17日

父亲节,对我来说一个麻烦的日子,两个父亲代表我要写两份贺卡和准备两份礼物——为了dad,我省下了好几个星期的钱,给他买了一罐子糖,也许在罐底塞几个安全套是不错的选择。


father就比dad更好满足,只需要给他一份小贺卡以及一个脸颊的吻,他就能笑着来回一个,不过这样做需要避开father的视线。


噢,我才十二岁我好累。


希望dad不要在吃完那罐甜腻腻的糖father已经倒在床上睡着后才发现我放在下面的三个超薄L号杜蕾斯。


不然我今晚不仅能听到dad被father锤倒惨叫还能听到后面father的喘声,别想睡了。




11月1日

昨晚我和两个大男人去度过了一个美丽的万圣节前夜,不得不说dad的吸血鬼装配上那头红发真的太酷了,father的狼人看上去也特别帅气,不过…dad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father。


这次是女巫的服装,以及我终于能解下那些系着头发的带子了,让它们好好散下来。


dad说,绿色死鱼眼和金发使我看上去我就像个恶毒的巫婆。


得了吧,你的红发看上去就像个脑袋有点毛病的吸血鬼。


结果被身高嘲讽摘走了帽子。


不过最后收获的那一大袋糖,大多数被我拿走了,这是从未有过的快乐。




11月21日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的生日。


我在被收养后的第三个生日,dad给我买了一个生日蛋糕——虽然这里面大概得给他自己吃掉一半。


father的生日歌并不难听,说实话,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唱歌,比起dad的死亡呐喊,father的歌技简直太棒了。


许愿的时候,还是悄悄说了“希望能永远在一起”。




12月25

圣诞快乐!昨晚我和father与dad忙了一个晚上搬出那些圣诞树与彩色灯泡,摆了满满一桌的食物,虽然因为我们把所有的菜都烧成了看上去就不能吃的东西,这些全都是从外面买来的。


dad和father正在阳台上看着天,扑过去给了他俩一个拥抱。


月亮就应该一家人一起看,不是吗。


——

hhhhhhh萝拉的生日也是我的生日xd

快乐写沙雕

老鹤想跳坑

大概会在生日之后

港真,写文不适合我,以前还是现在都这样

咳…你们要记住!这有个前提!我得先找到能跳的坑👀

不急,我十一月末生日

hhh不过如果找到了称心的坑更早跳墙也不一定/捂头

那啥、取关的可以先让我保持几天自信吗👀💦💦💦说实话这粉丝数真的吓到我了x

老鹤担不起鸭——

也许和上次一样,跳坑后做好长一段时间的死人回来后又把以前的东西统统删光

跳吧跳吧我的骄傲放纵/bu

众所周知

鹤=鸟类

鸽子=鸟类


鹤kokoko

鸽子gugugu


因此得出结论

老鹤=鸽子


这绝对不是

我车写着写着成了清水

文一个字都不想动

甚至还想开新坑的

原因


行吧直说了也许我命中克连载所以




我文鸽了你们不介意吧/bu

老福特总是不给我新的粉丝的消息:(

这次就,不点梗了吧👀💦毕竟还欠着好多…/小声bb

或者说你们有什么想看的都可以告诉我!如果可以会写的!

裘裘你们别冷我,好尴尬啊👀💔

【裘前】Sparkling

*警匪pa,特警威廉X通缉犯裘

*也许会连载,没人想看续集就直接一发完结了/安详

*新的文新的沙雕

*老鹤文短是公认的/bu

——

威廉是真的没料到自己现在站在天台上看着裘克拿着定时炸弹在大楼边缘威胁自己的场景。


操蛋的红发疯子。




当威廉先生接到“‘小丑’今晚会在X市摩天大楼出现”的通知时,整个人都是激动的。


裘克,代号‘小丑’,怎么说呢——威廉和这个拿着电锯的疯子好像八字不合似的,每次外出行动十有八九都tm是关于这个人,甚至经过一年左右的交道他已经摸清了裘克的基本套路。


“所以这家伙这次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从容不迫的特警先生翻着手中那叠资料,抬头向着车内的向导问道。


“炸弹,他一贯的作风,也有可能会加上一点汽油与火花。”老熟的向导回答着车后的年轻人,威廉捂着脸哀嚎裘克为何如此沉迷于纵火与爆破。




一大批警察窜上了楼,打扮怪异的危险分子们从楼层的各个角落射出子弹,训练有素的警察们也开始做出进攻——要不了多久这天杀的大楼里又会出现一堆子弹与尸体。


枪声不断回荡在诺大的楼层中,激的威廉有些耳朵疼,甚至刚才还有一颗子弹从他脸前划过。


前面的都是些杂鱼,完全没有对战的必要。


威廉依照着裘克平时的作风在一阵阵巨大枪声中上了楼,顺便拆掉一些藏在楼层之间的炸弹收集起来。万幸,裘克还是没换一种定时炸弹,依旧只需要将蓝线剪掉就能完事。


将拆下的炸弹收集起,就凭裘克阴人的程度怎么可能会在知道自己的炸弹出了问题后仍然使用着。




终于在天台上看到了红色的身影,在举起手枪的瞬间,站在边缘背对着自己的人也很配合的举起了手——即使他tm根本就没看着自己,也许一切都是因为他那灵敏到爆炸的听力。


“哦,威廉,让我看看你又对我的小炸弹们做了什么——”裘克终于转过了身子,黑色的长风衣在高层的强风中飘扬着。


“我高估你了,真的没想到被破解的炸弹你会再次使用。”继续举着手枪对着那人,眉目间留下的尽是不屑。


“okay——现在请艾利斯先生拿起一枚炸弹,看看它还有没有用?”依旧保持着抬手的动作笑吟吟看着威廉,让特警先生忍不住心里发毛。


“tm你又搞了什么东西……操这炸弹怎么还在计时!”将枪轻轻放到胸前口袋上,拿出一颗炸弹却发现上面的时间仍在一点点减少——还剩五秒。


完,自己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这是艾利斯先生在看到炸弹后的第一反应。


任命般闭上了眼,想象中炸弹爆炸的声音却没有传来。


抬眸,入眼的是一个小小的小丑的头,上面写着“Happy First Anniversary”。


“威廉先生,你怎么能忘了我们相遇的日子呢?”裘克撇了撇嘴作出一副失望的悲伤样,但眼中含满的笑意已经出卖了他。


“那你今天……”惊讶的看着炸弹上的显示屏,猛的,威廉逐渐想到了些什么——小丑微微张开了手,里面躺着一根闪着红光的黑色条装物,这曾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裘克使用的道具。


“小警察,赶紧叫人来带你回去吧。”裘克依旧笑着,朝威廉眨了眨眼,从天台边缘上直直掉了下去。


威廉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无法思考。


枪声仿佛减缓了好几倍,眼瞳在面前人倒下的时候骤然缩小。


——至到巨大的爆炸声将威廉的神智拉了回来。




威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只记得裘克tm的掉了下去大楼也tm的炸毁了,一向不看新闻报纸的他正疯狂翻阅着这些东西,妄图从中找到一些裘克是否还活着的信息。


结果并不是很好,到现在为止他找到最近的信息就是“现场并没看到犯罪者”。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威廉希望这个笑的像个傻逼的家伙还能活着。


去tm的一周年,他的对手现在都已经不知所踪,就因为这件垃圾事让威廉现在整个人都在散发着怨气。


裘克肯定没死,这件事威廉十分清楚。


不过他到底去了哪,威廉真不知道。




特警先生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在他看完信件后便冲出了房门开着自己的摩托飞了出去。


“亲爱的艾利斯先生:)

晚上七点^_^

初见的地方♥︎”


威廉并不知道裘克是如何成功找到自己邮箱,他只知道这个消失了两个月的垃圾还tm活着。


他甚至忘了带上手枪。


裘克的邮件实在太骚逼了。


-TBC-

懒癌犯了

👀✨

脏话与血是性爱的艺术












































































裘克是个懂艺术的人












































































这就是威廉失血过多的原因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老鹤要开车了

豁,这还是辆得蓄力的车

这是一份天书,请在父母的陪伴下观看,如有不适请翻到最下边

t

u

i

k

e

n

b

i

a

n

y

u

a

n


d

i

a

o


x

i


d

a

o

c

a

o

r

e

n

q

i

u

k

e

j

i

n

p

i

a

n

x

i

n

t

u

i

k

e

n


n

i

m

e

n

k

a

n

w

a

n

z

h

e

g

e

西


x

i

a

m

i

a

n


n

i

k

a

n

d

o

n

g

l

e

y

i

d

i

n

s

h

i

z

h

e

n

a

i






上面的意思是

我不想填坑!/被打


我为我自己喊一声

n

b

wdm是安安还是时原还是冰块!!!!!!

总之不管是谁!谢谢aaaaaaaaaaa!!!!!!!!!!!!!!!

第五人格表白墙:

4611
被表白人: @霜水千·隺鸟不更·鹤.

【摄凯】牛仔先生的猎艳时间

*是约瑟夫X牛仔,雷者慎入

*喜闻乐见的被认成女人的约瑟夫与磕了假酒的liu仔

*che,为了不那么突兀前边全是铺垫




https://shimo.im/docs/gSTWjkaKBl4iMwEJ/ 

为啥不点点看呢👀✨



现实告诉我们,最好别尝试半夜写文


最近我想来一波

掉!fo!操!作!

想写别的cp/安详

想换换口味,最近裘前粮里好多主动的威廉,1551虽然好吃但是不磕主动右方的莫名开始怂

所以我欠着的那么多文你们就当没看到吧(划

老鹤正在预谋跳坑/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