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鹤想吃巧克力

=鹤/霜水千/隺鸟
听着二泉映月写智障短文:D
负债累累时常挖坑不填,慎fo。
站的cp基本都会产粮。
99.5%的攻控!
那个0.5%是瑞琪!
他真可爱!
cp洁癖比天高,站定了就不吃其他的,拒绝安利cp。
裘前是命不拆不逆拒绝强塞他俩相关的其他cp。
大海原ing,Gris真好看^q^
我爱死海囚的画风了!!!
冷cp专业户✌️
每天都在尝试新东西

是个时原吹(跟着小声bb

「冬天来了,又到了老鹤咳嗽的季节」

老鹤有好多小心心!

(其实就是突然想随笔画画沙雕)

((没质量的那种))

(((不更文的那种)))

吃一点酒心巧克力就开始有点醉什么的好丢人啊xd

以及!

老鹤想开微博了/安详

大概会在上面疯狂扯闲话xd

@隺鸟不更

得到一个空空的微博xd

【r瑞】黎明终至(1-4)

*是新坑!

*我这次一定好好填坑👀❗️

*掺了西幻的庄园,私设甚多,雷者慎入👀❌

*因为对摩尔庄园还未理解透彻所以bug较多,请谅解orz

*今天的老鹤磕了白兰地——酒——心巧克力,好辣啊XP

——

1、

谁能想到,摩尔庄园里最受人尊敬、最强四摩尔之一的瑞琪团长竟然是个会在满月之夜失去控制的狼人。


几乎每一个团内的骑士都曾思考过——为什么到每个月天中月亮最圆的日子他们的团长总是不见。并不是摩尔庄园里没出现过狼人,只是在他们的世界观中,狼人已经是个消失了许久的特别基因。一千年前的种族大封印,使狼人成为了只能在博物馆见上一面标本的古老基因摩尔。


至今为止,只有前骑士团团长菩提知道摩尔们崇拜的瑞琪团长的身份,瑞琪也不是没想过告诉弗兰克或么么公主这件事,但总是被某些突如其来的东西打断——比如一张来自怪盗rk的预告函。


一封月圆之夜的预告函,目标是摩尔王三世的皇冠。整个骑士团都开始忙碌起来,尤其是身为团长的瑞琪。满月,即使狼人只有在十一点整时才会开始发生异变,但是……rk十点三十分就要来盗取,如何用三十分钟捉住rk成了个大问题。


纵使他瑞琪多机智多勇敢,完全丧失理智的狼化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月一次把自己关到房间里就已经够受了,现在还要分出精力来对付rk——不过,也许他可以去赌一把。


“今晚全体骑士加强警卫!按照计划上的来做!不能让rk拿到摩尔王三世之冠!”


2、

深蓝色的斗篷随着风摇摆,胸前金色的六芒星闪闪发光。抬头望着逐渐升起的月亮,看着里里外外围满了人的城堡轻笑一声。不用想,这种漏洞百出的阵势肯定出自于某骑士团长。


也许瑞琪他也挺聪明的,方法也挺好的,就是骑士团的人都蠢了点。


想着,rk纵身跳下城堡最高处,下落到陈列着世世代代摩尔王石雕的地方,意外的没有一个骑士防守。


笑话,皇家宝库里的那个金皇冠完全就不是他的目标,摩尔王三世雕像头上的石冠才是他想得到的东西。


就在rk得意的伸出他的爪子想要触碰石冠时,一圈骑士从外面的阳台上跳了下来,门口与天花板上的活板门也冲进了几个骑士——骑士团的包围让rk看上去就像是处在一个极端劣势的状况下。


“有长进啊,瑞琪。”


不自觉地,rk弯起了唇角,从容不迫的取下雕像上的皇冠。


“东西,我拿走了。”


3、

几乎是一瞬间,白色的烟雾从窗外飘进,霎时笼罩了整个房间。当烟雾散去,骑士们终于可以看到屋内时,中间的rk与石冠全都不见,只留下一扇大敞着的门。


戴着蝴蝶眼镜的怪盗迅速顺着旋转楼梯往楼上跑去,窃喜之时却看到了一个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惊喜,或是惊吓——一个靠在楼道墙边大喘着气的瑞琪。


说实话,并不是瑞琪想半死不活的这样撑着,只是他的头实在痛的清醒不过来,头顶、身后与全身肌肉的剧烈疼痛几乎吞噬了他,只能左手撑着剑,靠在墙上小息。好巧不巧,rk刚刚好跑上来,看到了这无论是谁都会震惊的一幕。


该死,为什么现在的瑞琪闻起来那么香。


rk不自觉地舔舐着有些干涩的嘴唇与两颗尖锐的犬齿,许久未尝到新鲜血液的痛苦折磨着他的理智——就同骑士团团长一般,大名鼎鼎的怪盗rk竟然是一个吸血鬼。


不过,他并不是会到处乱咬人的那类,而是调配出人血与动物血的最佳比例,时不时去医院偷取血液那种类型。是的,最近许多起医院血库遭劫案件就是他的所作所为。


但此时情况完全不妙,rk隐隐约约能记起古书上写的“活人血液对吸血鬼拥有极大吸引力”一句。仔细想起来,自己也已经许久未进食过新鲜血液,而此刻,一个大活人就摆在自己面前,怎能有不尝尝看的道理。


把心中那点罪恶感撇到一旁,而且现在瑞琪闻上去真的出奇的美味。揽着瑞琪的背,揭开肩上厚重的盔甲,扯下白色衬衫朝着肩膀上轻轻咬了下去。


当血液进入到rk口中时,他就真的停不下来了,温热而活跃的新鲜血液完全激发出他体内属于吸血鬼的那一部分基因,原本的“只是尝尝”成了完全停不下来的进食,忍不住加大了几分咬的力度。


瑞琪的血与以往咬过的活人都不同,比他们的更有活性、更加甘美,让人…欲罢不能。


一个奇特的想法在rk脑中逐渐成型,他轻轻张嘴松开瑞琪的肩膀——上面两个清晰的黑洞与齿印映出刚才发生的出格的事——rk摘下瑞琪的头盔,意料之中的,两只灰色的耳朵乖巧的顺着脑袋垂下,肉眼可见的正在逐渐消失。


狼人的血液对吸血鬼来说就是毒药,可以让他们沉浸于其中。相对的,吸血鬼的汲取血液可以使狼人的狼化被压制,即使这会使他们陷入短暂的昏迷。


一阵不合时宜的脚步声从楼下传出,rk重新系上瑞琪的盔甲,帮他带上头盔,一手拿着石冠、一手扛着瑞琪,跑上了城堡塔顶。巨大的黑色飞艇早已停留在上空,将瑞琪在塔顶上放好,跳上飞艇垂下来的悬梯离开,嘴角控制不住的弯起一个美妙的弧度。


4、

rk日记:

今天顺利拿到了摩尔王三十之冠,顺便还发现了关于骑士团团长的小秘密——他是一个狼人。也许,什么时候应该再去见见他,毕竟这个时代,狼人已经为数不多。


合上日记本,唤来自己的拉姆鲁比先去调查石冠,自己却靠在椅子上思考者关于骑士团团长的事。


瑞琪啊,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

本文也在贴吧进行同步连载,如果有bug还请指出👀✨

既然都连载了!老鹤这次是认真的了/叉腰腰

瑞琪真好看prpr

呜啊——

说好的南方大降雪!

结果!杭州嘉兴都下了!

我们这没!有!雪!

我想看雪啊155551

来点雪渣渣也好啊1555551

长这么大至今只看过一次堆起来的足够多的可以玩的雪

哭了qaq

老鹤终于开始叨了!可喜可贺👀❗️

最近一直沉迷于摩尔庄园

所以我想

我想写r瑞!

港真

瑞琪真的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右位了xd

因为至今为止

以前

我总是比起受方更爱攻方

但!是!

瑞琪他怎么那么可爱啊1551

完全被戳中了g点/捂心口

还想写双鲸

Gris真好看prprpr

但是

裘前是初心

所以还在更

下周可能会更点其他的啦xxx

或者说

写裘前的HPpa

最近冬天到了

老鹤开始疯狂咳嗽了

救救老鹤吧

顺便

老鹤喜欢疯狂换行!/bushi

【裘前】炖肉30题.1-5

*顶风作案系列

*十有十会坑,写着玩玩👀✨

*段子形式写出,为什么不一篇一篇写呢…因为懒👀❗️/bushi/今天是沙雕老鹤,有奇奇怪怪的彩色字请别介意x

*链接评论见

老鹤还是不会写车(´-m-`)

【裘前】GAME OVER.第一部分

*囚徒X消防员

*慢热向,前期感情不明显

*qiuqiu轻点打,我也知道这次太短了👀💦

——

此从那次消防事故后,裘克的眼里就只剩下了无尽的火焰。


「纵火犯」,人们这么称呼他,无限次的剥夺裘克属于一个人的真正思想——同情与怜悯。


浑浑噩噩的囚徒计划着一场其他人无法想象的犯罪,数不尽的火花在他眼中疯狂的跳跃、闪烁,就如同他制造出马戏团那次冲天大火一般,龟裂开的嘴角扯着青蓝妆容,鲜红的唇内锐利的尖齿,眼角锐利的刀疤与烧痕足以吓坏每一个路过的狱警。


睁大的深棕色眼睛望着门口写着“A级防备区”的牌子,对面牢房里的人自从两星期前被查出携带了大量炸药后就被带走,至今仍未归还——这个可怜的危险份子给裘克留下了最后一小盒火柴,被他藏在发霉腐烂的枕头内粗糙的劣质棉芯里,这是关押需要收到“特殊”观察的牢房里唯一一个不长黄绿色细绒青苔,不会有黏湿的水滴下的地方。也许,裘克只是需要一瓶汽油,甚至一点枯草,头顶木质的天花板,只要不滴水,它就是绝佳的燃料。


你搞不懂一个多次犯罪的纵火犯在想什么,更搞不懂一个疯子在想什么。


同时,裘克也搞不懂为什么消防队的人会来到这个坐落于一座又一座高山之间的监狱,也许是先前自己通过窗子看到的那一缕烟把他们从遥远的文明地区引了过来。


也许耶稣特地想给无所事事的裘克找点小麻烦,他在第一天被拉到采石场做苦力之前,就与消防队队长吵得不可开交。


“肮脏的纵火犯……”消防队队长艾利斯先生抱着双臂,视线瞟过牌子上的“罪行”,整张脸上都充满了讥讽。蹲在地上思考着自己伟大计划的裘克在自己的幻想被强行插入一个声音后,平静而缓慢的抬起了头,学着对方的样子扯起唇角,鼻梁微微皱起,双眼紧盯着对方,从齿间并出一个词。


“无聊。”


很显然,这句话激怒了艾利斯,一双棕红的眼睛危险的眯起,锐利的视线宛若无数把将要刺穿裘克的剑,却在对上对方那死水一般,毫无生气的眼睛时,惊异的被斩断在了半路中。


裘克看上去已经完全不再像个人,他似乎缺少了人该有的那些感情,在马戏团里黑暗的时光、没有结果的爱恋与A级监狱的寂静与孤独在火光中消磨完了他全部的感情。他的沉默让威廉,威廉·艾利斯所说的话中都带上了点近似于嫌弃的感情,热爱充满激情的消防员对抑郁的人持有一种不屑。


“我想,一个只能一辈子蹲大牢直到死的囚犯,没资格说什么吧。”


威廉能看到裘克脸上厚厚的油彩随着他双眼的睁大一层一层的掉落下来,青色混着白色一点点从脸颊上掉在肮脏不堪的囚服上,左眼上被遮盖住的刀痕一点一点变得清楚,绿色的杂乱卷发下可以明显看到蹙起的眉毛。


“你不懂欣赏…裘克的作品。”


威廉注视着隐藏在囚房一角的裘克,启唇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这种感觉…简直就和记忆中那场烧毁了一切的大火一般,悲愤、痛苦、惧怕,揉合着怒火充斥了威廉的大脑。当他终于从痛苦的回忆中缓过来时,后来的队员们已经吵吵嚷嚷的把他拉走。


裘克很快就从剧烈的感情变化中恢复了过来,从床单的一角拿出一罐油彩,一根脏兮兮的画笔,以及一片角落里碎了好几瓣,裂痕布满镜面的镜子,粉色的镜框看上去与白的过头的遍布青筋的手完全不符合,但在一切都肮脏不堪的监狱里,它却被擦拭的干干净净。


谁也没有注意到镜框一角用整齐花体写着的“Natalie”。


在监狱的另一头,艾利斯先生已经濒临奔溃,刚才见到的那位囚犯总能让他回忆起童年时期一场重要的大火,以往的经历一点一点从记忆深处逃出,打乱他所有支撑下去的气力与理智。在威廉的后背,还能看到大片连着的烧痕,一路从盆骨上方蔓延到右肩,甚至连脖子一侧上也沾染上了消不去的伤疤。


要是你有心去翻以往的旧报纸,就会发现在1976年6月份的一张市区报纸上,在巨大的标题与主刊下的角落里,“圣女路13街道发生火灾,引起二人身亡,一人受伤”的字样映射着当初的惨状。


烟雾熏坏了威廉的喉咙,导致他到现在为止,每当别人听到他说话,都会不由自主的问他是不是吸烟人士,因为他每一句出口的话,都像在被人掐着脖子说出。


“队长,今天是发生了什么吗,怎么不过去和大家一起喝酒。”


穿着制服的队员打断了威廉的回忆,指了指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房间,里面还在不断发出啤酒的玻璃碰撞声与众人碰杯的呼喊。


对啊,艾利斯,那只是一场小小的火灾,那也只是一个走向末路的可悲囚犯而已。


威廉安慰着自己,不留声息的走进门坐在一张角落的椅子上。身旁的人们凑过来问他需不需要一点美味的啤酒,四月的天气里,谁都不会拒绝一杯暖身子的温啤酒。


到最后,连威廉都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只记得他不停的碰杯、碰杯、碰杯,玻璃的声音听起来是多么清脆悦耳,把所有有关火苗与该死囚犯的事都从大脑里赶了出去。酗酒换来的结果就是,现在他身子冷的厉害,他忘了该从哪走到休息区,只是在牢子里看上去随时都能崩塌的木板地上走来走去,一路上连狱警都不怎么在意他,一个连着一个的脚步让这些看守者们学会了无视这些过路者。


最终威廉后悔起了自己没有多带一件衣服,冷风吹的他难受,就算这里属于温差几乎可以无视的地方,但夜晚凛冽的寒风还是会让人从指尖冻到胳膊肘。


威廉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会,喝醉的队长选择了一个亮着灯的牢房外,看到的是里面坐在床边的一个绿色色块。


“哦……是你啊,早上那个。”


没有回应,但威廉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


“你这个操蛋的混蛋,让我想起了一些很久以前的东西。”


威廉背靠着一根根生锈的铁柱旁,闭上了眼酝酿着要说的话。





-TBC-

一个不厚道的tbc

最近沉迷补各种各种东西,所以失踪了好久👀💦💦💦

大海原还没补完,灰庭还没开始补,这周又开始看摩尔庄园,我我我对不起你们orz

(其实吧主要是看粉丝数掉的太快了不然打算把这篇全部码完在发出来xxx)

下周开新坑,然后基本就是更这两个了👀✨

老鹤老实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最后说一句

r瑞好好吃啊!

一开始是冲着rk去,结果发现…

瑞琪他怎么那么好看1551

下周三就生日啦

私心想要一点生日快乐x

【双鲸组】The beautiful

「人们渴望美」

- -

「真正的“美好”」

- -

「源于贪婪.索求」

- -

『AND』

——

对Gris来说,这位初次来到极地带徘徊的抹香鲸第一眼看到Idate时,他的心脏开始以每分十五下的次数剧烈跳动着。


天…这可是他在漫长鲸生中头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鱼,整齐的西装与领带,灰色衣裤之间直直伸出一条黑白相间的漂亮鱼尾,脑袋两侧明显的白斑让年轻的Gris先生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种族。


Gris眼里的闪光根本掩藏不住,一直以行动著称的抹香鲸迅速走上前,悄悄站在虎鲸先生身后轻拍他的肩膀。


“这位先生,冒昧问一下您的姓名。”


——

对Idate来说,今天的极地实在太安静了,虎鲸先生只想找一个有趣的乐子——可以是一件事,或者,一个人。


灵敏的嗅觉让他成功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一些淡得不行的香味,要知道,在极地从来没人有这种近乎奇特的异香,在这之前,也从未遇到过闯进极地的抹香鲸的Idate,很自然的四处扫视着寻找今天的第一件趣事。


正在Idate沾沾自喜打算等会去炫耀他的“功绩”时,一声极为不和谐的声音,或者说,在空旷的海洋中显得十分突兀的声音,以及一阵简直要让他晕倒的、说不出的香味猛然靠近。


哦,还有肩膀上奇异的触感。


转过身,视线里猛然闯进一个人——或者说,从他的尾巴看,这个没有鳍的东西属于鲸类。


——

从这开始,Idate就受到了无比猛烈与狂热的追求,来自某位抹香鲸。


每天清晨第一个见到的不是透过海平面射进海洋深处的微弱阳光,而是一个勤勤恳恳站在门外想找他约会的Gris。


说实话,Idate觉得,除了那头长到尾巴尖的灰色长发与闻起来娘的不行的香味,Gris确实是个不错的人,彬彬有礼、待人和善、附有教养,不过Idate真的不明白,这种正经到没有任何乐趣的人,怎么会开始追求自己。


但他的追求Idate也是真的受不了。


为什么Gris会那么烦人又执着?!


那天一遍又一遍重复自己的名字,甚至把手伸到了自己的生活里,还把这一切整的像理所当然一样,每个有那么一点隐私的人都不会喜欢给其他人这样纠缠,更何况Idate这种享受了不知道多少年自由生活的人。


哦,Gris还有些该死的强力。


这点是Idate第一次试图用攻击把Gris赶出去的时候了解到的,当然,这个看似完美的计划完美的失败了。Idate对Gris进行了五次攻击,被闪避了四次。


更加闷闷不乐的虎鲸先生选择了改变自己。


——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Gris发现Idate身上染上了烟味,黑眼圈开始变得严重,衣领上再也见不到以往整齐的领带,里面衬衫露出的部分也再没被好好打理过,可以看出他的主人不会继续在它身上花费多余的心思。当然,Idate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对Gris来说都是无比的迷人。


即使Idate不断在往不正经的方面变化,但Gris对他的感情却日益强烈起来。


Idate的每一次点烟、不耐烦的扯他的衣领、因生气皱着眉头、睁大眼瞪着自己的模样,一举一动之间仿佛都透露着什么可以引诱抹香鲸的特殊吸引力。


“抽烟对身体不好。”


伸手拿过Idate手中夹着的烟,毫不留情的掐灭顶端火花,将刚点上不久就被熄灭的烟扔到一旁。在这期间,Gris饶有兴致的看着Idate的表情逐渐扭曲起来,心中止不住的感到愉悦。


“Gris…你那大脑袋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毫不留情,明显可以看出Idate已经有些开始动怒,保持着完美的笑容回应气在上头的虎鲸先生。


“亲爱的Idate,要知道,尼古丁会让你上瘾。”


说着,缓缓睁开双眼,伸出食指抵在Idate的胸口。


“并且对你的肺也没有任何好处。”


——

在Idate真正变成那令人闻风丧胆的散步的虎鲸之前,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也许正是因为这件事才让Idate可以放肆的去欺凌那些比自己弱小的生命——Gris回到了温带海域。


“Idate…我是真的舍不得你。”


Gris在临走之前紧紧握住了Idate的双手,被悲伤笼罩的深灰色眼里,仔细看去,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层薄薄的水花。长发在水中顺着潮流轻轻飘扬到身前,Idate很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但那大到快把他手腕勒断的巨力让他放弃了挣扎。


“这听上去问题不大,所以你能……”


“我不在的时候记得照顾好自己,少抽点烟,不然你迟早尼古丁中毒。记得别碰酒,你酒量不好,我还不想你在其他人面前发酒疯。”


话被无情的打断,Gris饱含担忧的嘱咐着Idate,或许在这之间还有点威胁的意味——虽然在这之后,Idate几乎什么都没去遵守,在抹香鲸走的这段时间疯狂与他的烟约会,导致最后成功上了瘾。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Gris走了,这件事让Idate快乐了好几天,在心里默默祈祷这只絮絮叨叨的鲸鱼能晚点回来,或者,一辈子不再出现在这片海域。


不过Idate很快就发现,Gris不在的日子,他竟然没了什么事可以做,每天无所事事的在各个海域晃荡。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其他的乐子——欺凌那些弱小的生物。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Gris回来时,他看到的是Idate叼着烟,揪着一只浑身是血的,头上长着鳍的鱼把他脑浆都快要打出来的场景。


“Idate,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


笑着欣赏虎鲸此刻惊讶的表情,丝毫不在意洒了一地的鲜血,缓步走到Idate身旁,用戴着黑色手套的修长手指把他因震惊轻张着的口中的烟取出,扔在地上用鞋底用力碾过。


“但是烟不太适合你。”


强硬扳过Idate的下巴给了他一个的吻,得到的是意料之中的浓烈烟味。


“欺负弱小可不是什么好行为,对吧?”


含着笑,低头看向地上的那位,Gris眼里的戏谑与威胁让差点看呆的鱼迅速用最后一点力气逃到了远方,同时也让Idate成功回过了神,想起刚才Gris的动作又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啊?哦……”


——

不得不说,在这漫长的几百年里Idate确实变了很多,他开始把其他生物踩在脚下,喜欢上了冰原的白熊小姐,甚至莫名其妙与魔王有了交情,反观Gris,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了。


除了行动力似乎比以前更强,更加喜欢束缚着Idate的一举一动。


Idate甚至因为Gris的原因,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冰原,令人恐惧的虎鲸已经好久没有出现。此外,受到Gris的原因,他的烟甚至全都被扔了。


每天,没有烟的每一分钟都让Idate十分难熬,甚至连他渴望尼古丁到吐血,主动去攻击Gris的时候,Gris只是笑着把他打昏,然后在他醒来后告诉他“要好好戒烟,不然以后身体会垮的”。


Idate很想告诉Gris,这东西对于他来说百利无一害。


虽然,这只是单单对Idate来说,在他眼中尼古丁可是个好玩意。


但Gris的到来无情的剥夺了他汲取尼古丁的权利。


——

之后的很长时间,几乎没有人见到过Idate。


- -

「鲜花」

- -

「烛光」

- -

『AND』

- -

「占有」

-END-

入海囚坑了!他们真好1551希望海囚能多画画Gris!

好短啊,还没把意境表达出来。

所以说手机版为啥没显示要1000fo了啦👀❌

妈耶我都不知道我快4000喜欢了

咸着啦,看什么时候我回来能看到小蓝人99+或小绿框99+就去找vv约会/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