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咸鱼che
没文力的渣文手
轻度抑郁
不怎么会和别人交流,但还是想要评论
墙头很高
想要图文双修【tan90°
绝对中立
跳坑迅速
主产凹凸安雷、嘉瑞
嘉吹安吹【嘉、安极左
副APH、HTF、FINF、SCP、阿松【都在淡圈中,时不时复健一下
最近沉迷于creepypasta【EL男神!!!^q^
爱好scp-049和The Marionette【他们是天使!!!
我爱ppy,即使他是did的
不接受拆、逆
不经常产粮
严重cp洁癖
喜欢日LOF
语死早、文笔不好
脾气好,欢迎勾搭
经常消失、挖坑不填,慎fo
『事实证明本命只会越来越多』

creepypasta!!!

虽然才入坑一段时间,但我应该会在意面坑里待很久,至于贺文有时间的话就写吧。凹凸有空也会更新的www不过我现在对凹凸没有以前那么喜欢了,随时可能会跳坑:-I

因为电脑坏了所以用的毁图秀秀,可能有点花(而且线不直),肾点

【鹿盲】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医生LX患者M
☆短篇
☆情商高的傻鹿
☆标题和内容没有关系
———————
今天来了位特殊的患者,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一位名为Mole的盲人先生。
说实话我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他被送来时浑身都是鲜血,我做了他的主治医生,了解到他是因为一场车祸才来到这里的,一场不是很严重但足以让人致命的车祸。
值得庆幸的是,Mole活了下来。
“感觉好点了没。”这天,我一如既往的来到了他的病房。
“感觉好多了,谢谢你,Lumpy。”他的声音有点沙哑。
“不用谢。”我真想把他那双眼镜摘掉,看看被藏在下面的那双如海洋般深邃的蓝色眼睛。
这样想着,Lumpy摘下了Mole的眼镜,但令他失望的是,Mole紧闭着双眼。
“把眼睛睁开。”他自认为温柔的说道。
Mole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可以了。”Lumpy的声音变得如蚊虫般细小。
他不敢与Mole对视,看着那双无神的眼睛,他的心底都会出现一阵莫名的忧伤。
但同时,那双眼睛也给予了他一种让他能说出这句话的勇气。
“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END
感觉这篇有点奇怪。

有没有人想看HTF的文,最近撸了一些,但大部分人fo我是因为凹凸,怕戳到你们雷点

【安雷】我们将永不相见

☆BE慎入
☆一把一点也不虐的刀
☆双向暗恋
☆石乐志的产物
☆短篇
☆相信我,这真的是安雷
感觉我写的文越来越尬了。。。
————————
雷狮第一次看到安迷修,是在开学的那天,那人薄荷绿的瞳孔吸引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那真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雷狮心里默默的想着。
很巧,雷狮和安迷修分到了同一个班。
他们一起相处了一段时光,高一的那一年很快就过去了,就如一阵清风般悄悄的拂过,无法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一年,雷狮一直在意着安迷修,那个永远比他低一名的人;那个正义感爆棚的人;那个孤独的人;那个他爱的人。雷狮自己也没想到,仅仅一年的时间,就让他爱上了那个中二病骑士道,他的死对头。
高二的生活开始了,安迷修还是一样,忠守着他所谓的骑士道。
“真是无趣啊,我怎么会爱上这样的家伙。”雷狮闷闷不乐地想着
高二的学习很紧张,雷狮没有太多时间去想安迷修的事情了,他每天只能在宿舍的床上抽五六分钟思考这个问题。
现在每次安迷修看书时他都在悄悄地看着他,那双眼睛十分认真地盯着书本看时,他都会想:“如果他看的是我就好了。”于是他想尽了一切办法,逃课、打架、在他看书时抽掉他的书本……各种各样的坏事他都做过了,但他依然留不住安迷修的视线,他开始享受安迷修看向他的目光,无论是愤怒的、悲伤的、平淡的、温柔的,他都喜欢,他喜欢那种他只看着他的感觉,那种只有他们两个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睛。”雷狮在床上翻来覆去后想出了这样一个解释,确实,自己首先感兴趣的就是他的眼睛。自认为已经知道了问题的答案,雷狮的大脑终于平静了下来,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不过他总觉得好像错了。
高二过去了,高三紧跟着假期的脚步来临了,雷狮忙于高考的准备中,没有再去思考安迷修的事情。
光阴似箭,高三学习生活很快的就结束了,快到雷狮也没有想到,他即将于安迷修道别。
在最后的最后,他又一次与安迷修相见,只不过这时两人的眼里都多了一些莫名的悲哀。一瞬间,雷狮仿佛知道了他当年到底是哪里错了:他喜欢的是安迷修的本身,他的所有,而不单单是他的眼睛。
不过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我们将永不相见。”
END
深夜放毒x
而且总感觉有点奇怪,不通顺
最后的那一段是两人心里想的,以至于为何会永不相见,就当他们两个即将分肠道路好了。
有没有人想看安哥的(小声
【本来是想写雷总单箭头的,但还是不虐他了,两个一起虐(划

一些闲话

最近在撸智障小短篇,而且近期HTF相关的可能会比较多,因为凹凸关注我的主意避下雷。还有论坛体最近应该更的会比较少,我去杭州了。(求勾搭,最近超无聊

【鹿盲】seven day

☆短篇
☆精神病L(伪)X心理医生M
☆Mole视角
☆甜文
☆ooc
☆用七天的时间爱上一个人☆
(4092字)
————————
DAY 1
我叫Mole,是一名普通的心理医生。
本来我现在应该在家里享受美好的假期,但上级却和我说今天有一位患者预约了,于是我只能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待那位患者的到来。
门被打开了,那人再把门关上后又把门反锁了,他坐到了我对面的椅子上,我们开始了交谈。
“请问是Lumpy先生吗。”
“是的。”
Lumpy,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呢。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Lumpy的声音很好听,在说道某些敏感的问题时会扯开话题。这是这一次谈话后我了解到的两点。实话说我并没有发现他的病症是什么,而上级的人也没告诉我。
上级告诉我,我要对Lumpy进行连续一个星期的指导。
我加班回到了家,我在与Lumpy谈话时就拿到了他的电话,不过我并不想给他打电话,现在应该快要凌晨了吧。
半夜,应该是吧。他打电话给我了,不过他好像有点神智不清。
“Mole。”
“你介意血腥味吗?”血腥味?他在说什么。
“你还好吧?”
“我很好。”怎么可能会好,谁会在大半夜的打电话给别人。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DAY 2
今天我去问了下giggles关于Lumpy的事。但从女孩子那里我只能了解到他有着一头蓝色和金色混杂的头发,长得很帅气,人又高,在女孩之间很受欢迎。但是,这点信息完全不够,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用处,之后去问问Splendid先生好了。
Lumpy来的很准时,在我刚放下我的盲杖的时候他就进来了。
“你今天是不是来得有点晚?”
“如果你想让我早点来就不要再在半夜打电话给我了。”我有些生气
“抱歉。”
虽然很淡,但我确实从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又是一次毫无意义的对话,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三点——该结束这次对话了。
“Lumpy先生,该结束了。”
“那下次再见了。”他的声音很欢快,尾音上挑。
我跟在他后面走了出去,出去后,我径直的朝Splendid的办公室走去了。
我敲了敲门,很快,Splendid先生就过来开了门。
“你的患者今天没来吗?”
“没来。”
“我想问问你,关于Lumpy的事情。”
我们的对话持续了挺长时间,我也了解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有些东西只有在Splendid这里才能了解到。
Lumpy先生曾经是个杀人犯(现在可能也是),但一直没被抓。可能是真的有精神病,也有可能是装的,至于为何要装成精神病,可能是为了不被警方抓捕。以及,他所有的心理医生都被他自己杀死了,听Splendid说,每一个被他杀死的人,只有部分器官会被切走,身体其他部位完好。
DAY 3
今天我早早的就来到了医院,不过这次Lumpy来的好像有点晚。
我等了一段时间,他终于进来了。这次的血腥味更浓了,不需要很仔细就能闻到,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他是不是又去杀人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开口道:“Lumpy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反正血也不是我的。”
我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他开门见山的态度令我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你应该也闻到了吧。不过这次是因为时间有些紧,没来得及清理干净就赶来了。”
一时间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Splendid都告诉你了吧。”他怎么会知道Splendid和我说了关于他的事?
我没有回答他,他自顾自的在我对面坐下了。
“那么你要做什么措施呢?才能阻止我杀死你。”
这次的谈话就在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中开始了,不过他再也没有谈到他刚才说的那句话。这次我们谈及的东西更多了,大部分的问题他都回答了,不过回答的都不是很清楚,导致我不确定这些回答有没有用。
我对我认为有用的信息稍作了整理:
“请问你现在还在杀人吗?”
“这不是废话吗。”他好像有些烦躁。
“你真的有精神病吗?”
“一部分人认为我有,一部分人认为我没有。这要看你自己的理解。”他回答的很朦胧,我还是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精神疾病。
“如果那血不是你的,那是谁的?”
“谁都有可能,对吧。”拐弯抹角,我这样想到。
“是不是你上一个心理医生的。”我没发现自己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
“应该是。”看来我无论怎样和他交谈他都不会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了。
“你把这些告诉一个才认识了三天的人,难道就不怕我把这些说出去吗?”
“不怕,你也不会说出去的吧。”我不知道他是哪来的信心,不过他说对了,我不会说出去,一位合格的心理医生不会说出患者私人的信息。
“Mole,我可以邀请你明天去我家吗?”怎么可能,我不能确定你会不会在那里杀了我。
“好。”我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他,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他,去他家可以说是百害无一利。
————————
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他说他明天来医院的时候会带我去他家。
我希望我明天能活着回来。
DAY 4
事情进展的有点快,这一天我一大早就来到了医院,不过我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我的办公室里坐着了。
“你来的那么早啊。”
“毕竟我家里这里还是有一段距离的。”那简直太糟糕了,你可以在你家杀了我还不会被人发现。
“你告诉我,你会不会在你家杀了我。”
“我不会的。”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相信他的这句话,我们就这样走在街上,现在还早,除了一些匆忙跑过的上班族外,几乎没有其他人。我们就这样走着,谁也没有说话。
不知走了多久,他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们到了。”
他拉开了沉重的大门,陈旧的门发出了绵长的悲鸣;大厅里散发着一股不可忽视的血腥味,不断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右手紧紧握着盲杖,不由得紧张起来。Lumpy哼着不知名的乐曲,把我领进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与外面的大厅不同,里面的空气很干净,没有外面的那股浓重的血腥味,我深吸了一口气。
“Lumpy先生,你还没告诉我,你邀请我来你家是为了什么?”
“我说只是不喜欢医院的那股消毒水味你会信吗?”怎么可能,我们的医院是心理医院。
“那我能说我不喜欢你家的这股血腥味吗。”
“你以前告诉过我,所以我专门把这个房间收拾出来了。”他说话总是带着一股笑意,还携带着一股不易察觉的冷漠。
他拉过来了把椅子,我坐了下去。
“这个房间之前是拿来摆放那些残肢的。”他的声音很冷静、很清晰,没有了刚才的那股笑意。不过他说的内容比他的声音更加令人心寒。
我自认为承受能力还不错,毕竟在我知道我将此身都不能看到光明之时,我并没有过多的表现。不过,Lumpy所说的话不知为何总是能让我感到恐惧。
“知道吗?你的眼睛很美。”我感到他摘下了我的墨镜,我闭着眼,一言不发。
“它是我见过最美的艺术品,”他轻抚着我的眼帘,使我轻颤了一下“我只想把它永远保存起来。”
“不过我昨天答应你了,所以,”他的手指从我的睫毛上滑了下去“只能等下次了。”他的声音流露出了惋惜。
“请把我的墨镜还给我,Lumpy先生。”我说道,但他并没有把墨镜还给我。
“你把眼睛睁开。”我缓缓地睁开了眼,这种感觉很奇特,即使睁开了眼还是一片黑暗,无法像别人一样看见光明。
Lumpy小声的吹了下口哨,把墨镜放回了我的手里。
“那明天再见了,Mole。”他领着我,把我带了出去。
“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
DAY 5
我开始思考起了Lumpy的那句话“那么你要做什么措施呢?”措施?我突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了。“才能阻止我杀死你。”我要做什么才能阻止他杀死我呢?阻止一个已经杀了无数人的杀人魔杀死我。
“你前天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在今天于他交流时问到,这个问题已困扰了我一整个早上。
“字面上的意思。”
“你是说我是要阻止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把我的眼球泡到福尔马林里?”我知道我的语言有些过激,但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我没有多长时间改正我这句话不恰当的地方。
“抱歉,我有些激动了……”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他突然就说出了这句话“不过你说对了,我确实想把你的眼球收藏起来。”
“那我能做什么呢。”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这次的谈话结束的很快,那句话对我的影响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加深了。我不惧怕死亡,我只是怕我死了,我的亲友会为我哭泣。这是我唯一的执念,他们在我漆黑的生命中添加了色彩,让我有活着的感受……
Day 6
“Lumpy先生,今天我恐怕不能去医院了。”此刻我正躺在床上,浑身无力。我发烧了,我只想好好的待在家里,让我能休息一会。
“你怎么了?”
“发烧。”我的喉咙每说一个字都如刀割般疼痛,我尽量减少说话的字数。
“那你等着,我去找你。”电话挂断了,我虚脱般的放下了手机,我已没有时间再去想他是怎么知道我住址的。
门铃响了,我撑着身子走到了门口,为Lumpy打开了门。
“你没事吧,我给你带了些药。”只要没下毒就好。
“没事。”我坐在了沙发上,现在我每说一句话都很煎熬。
“你家的水壶在哪?”
“厨房里。”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我突然听到我厨房里发出了一声巨响。
“发生了什么?”我把声音放轻了,为了让我的喉咙能好受一些。
“没事,只是刚才不小心把水壶弄倒了。”得到了他的回答后我就重新坐回了沙发上,只要没闹出人命就好。
“药给你。”他把被热水泡的温热的杯子递给了我。
“谢谢。”我接过了,慢慢的喝了起来。
喝了药,我的喉咙好受多了,我开始和Lumpy交谈:“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你想到要怎么做了吗?”听到他这句话后我混沌的大脑瞬间就清晰了。
“我不知道。”
我们又聊了些无聊的家常,Lumpy帮我做了中饭后就离开了。
突然有点不舍了。
我好像对他有了什么奇怪的感情。
Day 7
今天我又被Lumpy带到了他家,不过这次房间里的血腥味都被花香所代替了。
“你说过你不喜欢血腥味,于是我就换成了花香。”他开口道。
“我在第一次看到你之后就一直对你很感兴趣。
“因为你的眼睛。
“那是一种很美的蓝,就像这束勿忘我一样的蓝,只可惜那双眼睛暗淡了些。
“我想看到那双眼睛充满色彩时会是什么样子,于是我花了六天的时间去了解你,去接近你。
“在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竟爱上了你,很可笑吧,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了一位陌生人。
“你现在的眼中就充满了情感。
“你要做的就是,接受我的爱。”
……Lumpy他就像一道本不该存在的混沌般闯入了我的世界,在掀起一层层波纹后又想让我接受他。可笑的是,我竟然答应了。
END

睡不着的无脑产物(反正我写的挺爽
感觉把傻鹿的情商写高了(x
结尾很潦草
DAY 6就是拿来混更用的
之后如果有时间的话会在更个Lumpy的视角

【安雷嘉瑞/论坛体】现在的男生都是gay吗!?(3)

☆运动会
☆1 http://gechou.lofter.com/post/1edd1fa9_10df0f83
2 http://gechou.lofter.com/post/1edd1fa9_10e17d1a
————————
101L 楼主
早上好!
102L
emmmmm……楼主今天是周末。。。
103L 楼主
我知道啊,是因为我们今天要开运动会,所以我才起那么早
104L
求楼主转播运动会
105L 楼主
好的
106L
@星月魔女 @呆毛一米八
你们也来转播下呗
107L 星月魔女
今天我不去运动会,让@呆毛一米八 他来转播吧
108L 呆毛一米八
。。。好吧,不过我有参加项目的。
109L
期待ing
110L
就只有我想知道108L参加的是什么项目吗
111L 呆毛一米八
八百米和跳远
112L
祝你好运
113L 楼主
我到学校了,人还挺多的
114L
你们都是神吗!?现在那么早
115L 楼主
我们的运动会一般都很多人
116L 呆毛一米八
我也到场了
117L
超期待的!(希望楼主能多转播ALSG四人
118L 楼主
我本来就打算只转播他们四人,毕竟这个贴就是专门为他们开的
119L 楼主
我会多多扒一下他们的奸情的
120L 呆毛一米八
但不要夸张现实
121L 楼主
我知道
122L
开始了没?现在太阳都挂半天了
123L 楼主
第一个项目就要开始了,100米短跑,L参加了。
L一直跑得很快,头巾飞啊飞啊飞,第一名没得跑了。
124L 楼主
等等我发现了什么!?在他的众多粉丝中A喊得最起劲
125L
会不会是楼主看错了
126L 呆毛一米八
我也看到了,贼激动,喊得贼响亮。
以及L真的是这次的第一名。
127L 楼主
100米之后是垒球,也是我参加的
wocS也参加了。。。
第一名没希望了。。。
128L
怎么会没希望?
129L 呆毛一米八
S的力气很大,他之前用木棍在黑板上敲了一个大洞,差不多有三个一元硬币那么大,差不多是那根木棍的两倍。
而且他是全年段扔垒球扔的最远的。
130L
等等,高一的怎么会和高二的比?
131L 呆毛一米八
在我们学校只要想,就能跨级比赛
132L 楼主
我回来了,S果然是这次的第一名啊。。。
而且我连预赛也没通过
133L 呆毛一米八
在进行垒球的同时200米也开始了(其实还有跳远
我到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有了一百米还要两百米
G参加了两百米,跑的还可以。。。
好像在G开始跑之前S好像亲了一下他的脸
很好,又是一个第一
134L 楼主
确定吗?
135L 呆毛一米八
不确定
跳远要开始了,我先去了
136L 楼主
四百米开始了
A参加了
不过可能是他全程都在匀速跑的原因他是第二(不过也能参加决赛就对了
137L 楼主
四百米之后就是八百米了,A也参加了
138L 呆毛一米八
他也参加了?
139L 楼主
当然
140L
呆毛先生(可以这样叫吧?)跳远跳的怎么样?
141L 呆毛一米八
还行,可以参加决赛
142L 楼主
八百米要开始了,你快去场地
143L 楼主
八百米开始了
我好像又发现了奸情。。。
A在上场时L好像对他说了些什么,A一脸热血沸腾的样子
am你输定了
144L 楼主
A赢了,稳得不得了,比第二名快了整整三秒(他们平时的成绩都差不多,最大也只差了一点五秒
145L 呆毛一米八
A太快了,根本跟不上,不能进决赛了。。。
146L
呆毛先生只是需要一个伴侣,能像L对A那样对待你的
147L 呆毛一米八
虽然很感谢你的安慰
不过你真的应该看看他们平时都是什么样的
148L 呆毛一米八
哪天让楼主给你们看一下
149L 楼主
不说了还有一些项目没转播呢
150L 呆毛一米八
说的也是
TBC
这篇同样很水
别问我为什么卡在这里
因为我懒
以及运动会应该会有三篇,不想看的话就先码其他的了

【军觉英】你好,抱歉

☆cp向不明显

☆初遇

☆短

☆流水账

—————————

天空昏沉沉的,仿佛也染上了几份血色。

地上铺满了尸体,断肢与内脏到处都是。执事者正站在那些尸体的尽头,手里拿着一颗散发着绿光的氪石。

『你终于肯来了啊。』Fliqpy转过头,把氪石抛向了空中,看着前方姗姗来迟的Splendid说着,『不过可惜你来迟了。』氪石从空中坠了下来,被Fliqpy再次接住。

情况好像有点不妙,他是怎么拿到氪石的?小镇的英雄这样想着。

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氪石散发的气场让Splendid的胃隐隐作痛。两人就这样对持着。

也不知是谁先打破了这份宁静,也许是空气中越来越浓的杀气,也可能是两人目光的交错,他们给了对方充足的时间,这在战斗中是不被允许的。

这次打斗并没有消耗太长时间,所有不利因素的矛头都指向了Splendid,那一块小小的石头让他窒息。Fliqpy正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氪石滚落到了一边,但足以让Splendid丧失移动的力气。

就在Splendid快要耗完最后一口氧气时,脖子上的手松开了。他睁开双眼,对上了一双翠绿的眼瞳,与Fliqpy暴戾的鎏金色眸子不同,里面尽数是温柔与歉意。

『你好,抱歉。』

END

一个突如其来的智障脑洞

不会写打斗就直接省略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qpy最后又变回了ppy,你们就当ppy强行夺回了主权好了

很久没写HTF了,复健一下

以及

ppy是我的!!!【did的